球场内外纠缠不休 遮蔽了中国足球的最棘手难题

球场内外纠缠不休 遮蔽了中国足球的最棘手难题

  【导读】近日,亚冠联赛激战犹酣。但是,中超两球队在赛场上已累积失25球,有媒体称其为“亚冠惨案”,引发广泛关注乃至调侃。自今年春节男足憾负越南,无缘卡塔尔世界杯之后,足球作为一项公共话题,一直牵动社会神经。无论是男足队员与相声演员之争,抑或男足欠薪、换帅等传闻,都体现公众对中国足球的爱深责切。但是,人们长期关注足球竞技发展,却往往忽视更具根本性与基础性的议题。

  实际上,揆诸足球史,足球强国的形成,扎根于一国社会、文化与政治经济基础,受到社会、市场和国家等三重因素共同影响。基于此,需要更客观地思考中国足球发展的基础性议题。

  本文认为,足球文化落后严重制约中国足球发展,从国家、社会、个体三方面而言,中国足球文化现状与人们期待相去甚远。足球本质是文化。推动中国足球发展,需探索与中国政治经济与社会基础相适应的足球文化。其一,促进足球赛事、资源与大众参与度的良性互动,夯实足球发展的文化社会基础;其二,探索以基金会为组织形式,撬动更大规模社会资源参与足球发展的解题思路;其三,开启足球文化启蒙与“再培育”进程,将足球文化深植于中国社会,回应各界关切,营造足球文化公共讨论氛围。

  本文为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北京体育大学、北京修远经济与社会研究基金会发起设立的“足球文化研究中心”启动座谈会的综述。原题为《重思中国足球的问题意识与社会基础》。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诸君思考。

  自2022年春节期间男足惜败之后,足球的大众关注度高涨,足球改革与足球发展的声音不断。关于国足“踢假球”“欠薪”等问题的爆料层出,近日坊间更是传闻“足协高层人事变动”。在足球振兴的背景下,足球领域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现代社会,足球不仅仅是一项风靡全球的体育运动,同时是商业、职业运动以及文化传播的媒介,更是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足球与国民经济、社会组织、体制机制、社会文化甚至国际社会之间都存在着密切关联。对于中国而言,足球振兴被赋予更加深沉的历史意识与时代使命,它是推进民族复兴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的关键因素。足球改革与发展亟需有效回应社会各界关切,亟需吸引更多优势力量参与其中,夯实足球及其文化的社会基础,充分调动社会各方面力量和跨学科、跨领域的智力资源、信息渠道和研究能力。

  基于此,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北京体育大学与北京修远经济与社会研究基金会合作设立“足球文化研究中心”,推动足球战略与文化的深度研究,进一步推动足球文化在大众知识界的充分传播。2022年4月14日,足球文化研究中心启动座谈会召开,与会嘉宾就足球运动发展的基础性议题、足球运动的战略价值以及如何发展中国足球文化进行主题研讨。

  现代足球运动发源自西欧。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背景下,伴随着“剑桥法典”的制定和英格兰足球协会的成立,现代足球正式诞生。欧洲足球的发展与其社会体制、政治经济具有直接相关性,围绕着足球运动,欧洲社会又形成了包括赛事体系、俱乐部体系、球迷文化、足球训练等要素在内的多元制度与文化体系,并推动经济社会的协调与融合发展。可以说,足球运动与文化、社会基础高度相关,同时又以各具特色的足球文化反作用于社会基础,由此形成良性的足球文化与社会互动运转体系。自近代以来,中国足球在逼仄当中探索前行。但是,我们依旧欠缺对足球运动及其基础性议题的深刻认识,中国足球亟需开展足球文化及其社会基础的开放性研究进程。

  足球文化落后严重制约中国足球发展。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秘书长马拴友认为,我国足球落后的主要原因在于足球文化的落后。从起源、产品、功能等角度而言,足球对于健康、文明、科学生活方式的形成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当前,无论是足球运动还是其他体育运动项目,都已成为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重要载体。但是,没有先进的足球文化,足球实践便无法成功。可以说,足球的本质就是文化,足球从里到外都充斥着“文化范”。为此,我们需要加强对中国足球发展现状的研究,同时对国际足球发展的成功经验与典型案例进行比较研究,找准中国足球发展的“软肋”。足球文化研究中心应该打造为足球文化研究的高端智库,在足球文化研究方面高举旗帜,发挥引领作用,产出更多思想知识理论产品。北京体育大学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副院长任定猛认为,社会各界要不断扩大足球发展的“同心圆”,做好中国足球以及足球文化的“同题共答”,引领公共思想界、足球运动界的共同讨论。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宣传推广部负责人乐庸文认为,只有深度融入中国社会,积极回应各界关切,才能营造足球文化氛围,进而为足球发展提供解题思路。

  足球文化是足球发展的基础性议题。《人民日报》体育部主任薛原认为,中国足球文化发展现状与人民大众对足球发展的期待不相匹配。首先,足球文化在中国有着巨大的群众基础。世界顶级足球俱乐部所拥有的中国球迷数量可能比其本国的人口还要多。从大众娱乐的角度而言,中国足球近年来输出了众多喜闻乐见的文化,没有任何一种体育项目像足球一样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其次,中国足球文化总体落后。从国家、社会、个体三个层面而言,中国足球文化的现状与我们的期待差距甚远。通过戏谑、调侃而生成的市井足球文化,与足球发展的宏观目标不相匹配。纵观世界范围内的足球文化发展,足球能够将多元的社会价值进行充分整合,而作为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足球文化该如何实现这一目标?薛原认为,中国足球发展要从基础性问题上寻找原因和解决办法。足球文化可以说是足球发展的基础性议题,英格兰的足球文化便充分体现了这一特征。英国足球的赛事体系与其社会体系、经济体系以及粉丝群体高度融合,通过上百年的积累终于生发出足球文化的繁荣景象。无论对于世界还是中国而言,体育都是一个文化宝库,将文化研究引入到足球与体育发展的过程中,将助力构建足球与体育发展的全新格局。为此,足球文化发展要更紧密地与中国社会结合起来,通过植根并回馈中国社会,发挥出足球文化的巨大社会效应。

  足球运动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包括运动员、球队、俱乐部以及赛事公司、管理机构、地方政府、足球公益组织等多元主体在内,每一部分作为具体的子系统都有其各自的结构及运行逻辑。但是,当足球运动及其周边产业的积聚效应逐步显现,足球运动便具有引领经济社会甚至国家治理的关键性作用。当前,足球已经形成欧洲和南美洲两大中心,近年来世界杯几乎所有的桂冠都被两大洲的国家摘取。但相比之下,欧洲足球文化的话题性与社会性更强,欧洲足球文化及其所涵括的球场文化、城市文化、社区文化、运动文化甚至政治文化、产业文化业已成为欧洲社会发展的标志性因素。我们需要在此基础上,思考足球运动的战略意义及其价值体系。

  发展足球运动的战略价值体系。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顾问王军认为,足球在众多体育项目中是最具综合性、集体性、观赏性的项目,我们需要找准中国足球的问题所在,建构足球的价值体系与生态体系。中国足球的战略价值体系首先需要梳理足球发展与国家战略之间的关系,在未来人口结构发生变化的背景下,更加注重青少年足球人口的扩展与培养。其次,足球需要主动融入国家发展战略。足球发展基金会在新疆喀什提出的“文化润疆,足球先行”的号召,试图通过足球运动引导边疆地区融入全国大市场与主流文化,可将足球的战略价值落地。第三,足球的战略价值需要以健康的足球生态体系为依托。一方面,需要探索系统完备的足球赛事体系。如以县域足球为基础,以职业联赛和职工联赛为中间层,以国家队与国家级赛事为上层,形成社会足球与职业足球的联通与融合,通过夯实足球发展的赛事与球队基础为中国足球提供不竭动力。另一方面,需要形成丰富多元的足球文化体系。发掘足球所蕴含的文化、社会、媒体、商业、教育以及治理价值。

  思考足球运动撬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可行性。盛开国际高级副总裁龚华认为,足球文化是撬动经济社会发展的绝佳抓手。当前,足球依然是世界第一大运动,国际足联的成员比联合国的成员还要多,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我们可以通过国外实践,思考足球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正面意义。首先,足球可以推进社会融合。近三十年来,欧洲许多国家通过足球运动,深度推进民族与社会的融合。如法国足协招纳了众多黑人球员,一方面为足球运动积累更多后备力量,另一方面又巧妙化解移民难题,增进社会团结。其次,足球可以推进体教融合。英国的学校教育,借助丰富的体育项目与灵活的培训模式,打破年级和班级的限制,较好地运用培训与评级机制,以运动水平组建运动团体,这为我国推进体教融合提供镜鉴。第三,足球资源要多向业余联赛倾斜。西方足球繁荣离不开与之相适应的社会基础,因此,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通过经济、社会、教育等各方面的手段促进业余联赛的发展,以充实足球文化的社会基础。第四,发挥足球在国际政治中的作用。俄乌冲突之后,大量国际体育组织纷纷对俄进行制裁,“政治中立”的原则发生动摇。我们要思考如何通过足球在国际政治中发挥建设性作用,推进国际体育格局的良性发展。

  足球强国的形成需要扎根于一国的社会、文化与政治、经济基础,受到社会、市场和国家等三重因素的共同影响。自1994年以来,我国积极推进足球的职业联赛体系改革,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仍未建立起职业联赛体系、俱乐部体系与后备人才体系、足球发展的社会基础等方面的贯通性与统一性。“金元足球”、“烧钱模式”等非健康状态,也显示出足球发展模式及其“舶来品”与中国发展基础之间的扞格与冲突。由此,我们要意识到,我们不能片面地照搬现代足球俱乐部制度,而应看到欧洲足球俱乐部与欧洲政治社会结构的对应关系;我们不能片面照搬现代足球文化的表面特征,忽略其与中国发展实践之间的协调与融合。因此,发展中国足球,就应该立足于中国的政治与文化制度与社会结构,发展中国特色的足球发展模式与足球社会文化。

  传统中国是“超大规模政治经济体”与“大一统”文化与制度传统的结合,“央地关系”的逻辑也与欧美国家存在较大的差异。现代中国在政治、经济与文化层面承继了传统中国的诸多要素,“超大规模性”与“大一统”特征明显,同时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它既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又强调政府对经济的统合与调控。因此,完全市场化运作的俱乐部与联赛体系无法完全适应中国发展的基本逻辑。北京体育大学党委书记曹卫东认为,足球发展破题的关键在于如何使得足球项目真正具有大众影响力,促进赛事、资源和大众参与度的良性互动,夯实足球发展的文化与社会基础。通过搭建足球文化研究中心这一研究平台,一方面使足球插上文化的翅膀,另一方面也让文化借着足球运动的东风深入到百姓生活中,让足球与文化互为双翼,共向腾飞,构筑中国特色足球文化与发展模式。

  北京修远经济与社会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杨平认为,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要更好发挥对中国足球发展的杠杆作用。当前,国内的基金会具有多种定位和功能,部分基金会致力于社会性公益事业,部分基金会则致力于创新,还有部分基金会侧重于发挥杠杆作用,利用有限的资金量撬动广泛的社会资源。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中国扶贫基金会就是杠杆型基金会,前者通过“希望工程”带动了几百亿的社会资源,后者与中国扶贫办结合,利用各种扶贫机构撬动了几百亿的扶贫资金。对我们来说,一个重要的课题摆在我们面前,就是如何以基金会的组织形式在中国的足球发展中间开辟出一条新路。我们需要沿着足球发展基金会已有的成绩和基础,进一步明晰发展战略和职能定位,尽快建立起完善的项目体系。

  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在中国撬动大量的社会资源来解决中国足球发展问题的方式。杨平认为,足球发展基金会可以凭借半官方与半民间的灵活机制,开展政府机构和商业组织难以实现的项目。对于足球文化研究中心来说,其任务是要回应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的战略诉求,汇总各类基金会和高校在足球发展实践中出现的各类问题,尝试提供答案并找出解决办法,进而真正推动中国足球事业的发展。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曾说过,足球就是公益。作为一项社会事业,足球的公益属性在当代社会愈加展现出其强大的社会吸引力。为此,我们需要对足球及其丰富的延伸性进行系统思考。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理事长王战和认为,从本质上来讲,足球就是游戏。但是,作为游戏的足球与社会的各个领域不断进行融合,由此生发出不同的社会范畴。足球与体育结合,便生发出职业体育;足球与经济结合,便生发出足球产业;足球与学校教育结合,便生发出足球教育。从足球发展的历史来看,足球与社会的融入程度越强,足球对社会经济与国家治理的撬动作用便越强。

  足球运动本身是一种社会实践的过程。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思考足球的本质属性,从动物性的角度来说,足球通过锻炼人的生理机能进而培养人的动物性;从社会性的角度来讲,足球可以推动团队和组织的建设,从而培养人对道德价值的追求。足球需要参与者身临其境,需要人的生理、心理等各种机能的全方位参与。就此而言,足球就是真实的人生,是真实的社会性格与社会习惯形成的过程。但是,我们的足球文化缺乏对足球社会性特征的准确认知,这种社会性要在课堂、团体甚至是竞技比赛中进行展现,这才是最真实的足球运动。

  新时代中国足球的发展,需要思想理论的引领和文化基础的维系,中国足球需要在思想文化领域进行“再培育”。王战和认为,足球文化研究中心更要在深刻认识、理解和把握足球本质特征的基础上为各种政策制定、方案实施提供支持,为中国足球探索出一条厚植中国社会、回应各界关切、引领公共讨论的发展道路。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